幸甚有你。

宠爱#01 (2017年10月)

10月26日 å‘¨ä¸‰ æ™´

乔满和白术决定,以后主要由白术做饭,乔满刷碗。

其实乔满和白术的做饭水平是差不多的。
白术家在本地,大三那个暑假快结束的时候,他父母出去旅游,白术因为要实习,没法跟着去。乔满就在他家没人管他的时候,带着食材去他家做过饭。
乔满是抱着什么心态去的?他也说不好,也许那时候他就有点喜欢舒朗。喜欢...也算不上,但乔满对他确有好感,觉得他为人温和妥帖,相处起来很舒服。乔满一是担心他独自在家,吃不上正经饭;二是想给他露一手,让他感受一下自己的温柔体贴,加点分。
其实乔满的目的不能算是完全达到了,因为他把乔满领进门之后就接过对方手里的菜,径直向厨房去了,后脑勺对着乔满道谢,不知是真情还是假意,夸他买的菠菜特别嫩。
饭是他俩一起做的。
乔满也是那时候发现白术讨厌洗碗的。
这个情况说起来也很普遍,大部分人在做菜和洗碗里,应该更倾向前者。毕竟做菜还是一件富有成就感的事,而洗碗...并不仅仅是字面意思,这项活动涵盖了洗碗,刷锅,擦灶台,清理厨余垃圾和残羹剩饭这一系列活动。
乔满没做过调研,他和白术这两个样本容量根本不够,事实究竟怎样,他也说不好。

他虽然也不喜欢洗碗,但鉴于看起来舒朗比他要更抗拒一点。于是他们在商量谈到做饭这一事情上的时候,他只是说:我饭做的没你好。

10月28日 å‘¨äº” æ™´

白术和乔满在床上腻歪了半天才起床,之后,在屋里相当幼稚地闹了一通,才出门去蔬果市场买东西。

还没到市场,就有不少商贩在通往市场的那条街边支起摊位。

虽然基本不可能购买,乔满总是对大块的熏肉奶酪充满兴趣,见了装满各式奶酪的玻璃柜,总要一脸憧憬地看够了才走。他刚伸长了脖子去瞅其中一家,突然感觉肩上被人拍了一下。

他直觉不是白术。两人太熟悉,虽然只是肩膀上转瞬即逝重量,也让他可以分辨。

乔满下意识向前一缩,转身看身后的人。

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,深色头发的男人手掌中托着一张五寸见方的照片,乔满多少处在惊慌和意外之中,只匆匆瞥了一眼,照片上是一位成人和一个小女孩。

男人对他晃了晃照片,又向他身前近了近,口中说道:“Aiuta la bambina!"

乔满也朝后缩了一步,只是摆手,说:“No no! grazie, no!”

说完就拉着白术,越过男人快步朝前走去。

白术任他拉着,乔满听见男人的脚步声紧紧跟在后面,忍不住说:“他干嘛跟在我们后面?”

白术:“不知道啊……”

乔满想在和他讨论一下,可他二人被奇怪的人尾随着,那种紧张感又让他难以开口,只能尽量加快步伐,头也不回地直走。

乔满和白术快走到街道转角的地方,才听脚步声停了下来,声音从他们身后有一定距离的地方传来,还是说着同样的话。

乔满忍不住回头瞥了一眼,男人正举着照片朝一个卖蔬菜的小贩说话了。

他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白术和乔满买了些橘子黄桃石榴之类的水果,还有一把打算晚上炒着吃的菠菜,打道回府,没再遇上拿着照片的男人。白术在街边的冰淇淋店买了一个碗装冰淇淋,两人边走边开起玩笑,说如果下次再遇到这样要钱的,或者其他的怪人,就用中文回答:”你说什么?我听不懂!”便罢。

这一话题刚结束,两人走到距家最近的岔路口的时,突然从正在施工的建筑通道下走出来一个中年女人,伸出一只手指着白术,并说:“@#(*&*@#。”

白术:“????”

女人又说了一遍。白术确定她说的是意大利语,但真的没明白她的意思。

“Scusa, non mi capisco.."他只能如是回答。

说完,左手朝边上一伸,拽过乔满就走……

“她是不是要要我的橘子。”白术回忆着刚刚的事情,总觉得女人的视线朝着自己拎着的塑料袋方向直直射过来,这样一想,总觉得刚才女人指着的也是自己的塑料袋了……

“应该不是吧。”乔满拿过白术的勺子挖了一口他的冰淇淋,“但真的有点像的,不知道她究竟想做什么……”

10月29日 å‘¨å…­ æ™´

乔满看到一只乌鸦站在车顶。

他停下脚步,去看那只鸟。

乔满和白术都是喜欢动物的人,不过在对某些特定动物的喜爱程度上有些不同。乔满很喜欢鸟类,白术很喜欢看鱼……

“它在干什么?”乔满问。那是一只体型相当大的乌鸦,他甚至不确定那是不是乌鸦。

白术也看着那鸟,不过没答话。

那鸟见他二人靠近,扑扇翅膀向边上躲了躲。乔满见它身形沉重,说:“你看他是不是受伤了?”

托里诺的鸽子遍地爬,见了人近身也不过原地起跳,时间长了,他们便默认这里的鸟都不愿飞了。

白术又观察了一会儿,说:“虽然看起来有些费力,但是翅膀动作看上去没有不自然,应该没有受伤吧。”

乔满还是不放心,仍旧在那里看。白术也不催他,就陪他站在那里。

乌鸦从车顶跳到了边上的垃圾桶上,义国实行垃圾分类,堆放垃圾的地方,大垃圾桶总有摆成一排。

乔满想起那些鸽子平日里寻食的模样,认定这乌鸦是同样行径,说:“它是不是饿得飞不动了?”说罢,就把书包的一条背带脱下来,拉开拉链翻找。

”诶,我今天没带吃的?”

乔满号称两个小时饿一次,三个小时困一次,只要出门时间超过上述,包里基本永远揣着吃的。

他眼珠一转:“我回去拿一下吧!”还好没走出离家太远。

这般浪费时间的任性想法,白术也由他:“你去吧,我在这看着,它要是飞了我再给你打电话。”

“Ok!”乔满朝他挥手,往回走。

乔满回来了,乌鸦还没飞走。乔满掰了点面包,扔上乌鸦旁边垃圾桶的盖子。乌鸦不为所动,乔满思索着怎么才能让它意识到那是吃的...

托里诺的鸽子从不是这么矜持的模样,所以乔满之前喂鸽子从未有这样的烦恼。

乔满一边扔面包一边紧紧盯着乌鸦,好像乌鸦能从他眼神里看懂他的意思似的。

不管怎么说,乌鸦终于跳到了面包小块的面前,开始用嘴琢。

乔满松了一口气。

然后乌鸦抬起头来,乔满觉得乌鸦简直是在和他对视了。

乌鸦叫了两声,跳离了刚才站着的地方。

“它不吃吗?”白术评论道。

好像是的。

不过乔满手上还是没停,一边掰着面包扔,一边试图引起乌鸦的注意。

到最后乌鸦也没吃多少,就冲着乔满不停叫唤了。然后它还在几个垃圾桶之间大幅度的跳来跳去,不断用嘴去叼垃圾桶里的塑料袋,力度挺大,像是想把塑料袋拉出来,

不得不说,乔满多少有点失落。

白术见他这样,不由笑起来:“你可能误会它了吧。虽然这是好意,也不能强迫别人接受你啊。”

乔满承认他说的有道理,可是:“你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怪。”

白术又拍了拍他:“好了,走了,再不走要迟到了。”

乔满乖乖地把剩下的面包塞进自己嘴里,走之前又看了眼那排垃圾桶。乌鸦没吃的面包块,扔在垃圾桶上、掉在垃圾桶边的地上,乔满心里直啧舌:“虽然这是垃圾桶边上,不过我这也算是乱扔垃圾了吧,真不……好意思。”一边又在安慰自己,这里的鸽子这么多,天天到处捡垃圾,兴许一会儿就会有几只鸽子来吃光。

白术吃饭比较慢,乔满吃完了就刷微博等他,看到一条这样的微博,手机递到乔满面前去给他看。

两人看了评论都笑,其实两人的笑点是不大一样的,但这不妨碍笑声的同步。

“我应该会吃腿,把身体给他吧。”乔满想。

----------

吃过午饭略作休息后,白术和乔满又搬了一部分东西去新租的公寓。因为市里的马拉松比赛,公交公司在今天实行了很复杂的改道和线路暂停,无奈二人只能打车前往。

“真的很贵。”二人好不容易打到车,乔满坐在后座,感叹道。

“没事。”白术摸摸他的头,“我少吃三次gelato就回来了。”

新住处还没通水电气,两人有些发愁,担心三十一号正式搬来的时候还是通不了,又后悔新房子的合同没能在周一就签上,直拖到了周四。要是没有电,这可就要过“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”的生活了。正巧二人收拾完东西出门时,遇到对门的邻居,一位和蔼的老年人,打过招呼之后还和他们攀谈了几句。

“实在不行,就敲爷爷家的门要点热水吧。”乔满说。

“也行。”白术附和道,“爷爷看起来挺可爱的。”

乔满:“???”

---------

晚上睡前,乔满又提起早上遇到的乌鸦。

白术:“其实我有一个想法,不过太不好意思说出来了。”

乔满:“你对我有还有什么不好意思?你说吧,我绝对不会笑话你。”

白术:”嗯,就是……我在想它会不会,其实不是个乌鸦。”

乔满:“怎么讲?”

白术:“就是原本是个人什么的,被施了诅咒,变成了乌鸦的样子,必须找到某样东西才能变成人形啊。”

乔满:“然后?它要找的东西就在垃圾桶里?”

白术:“是啊,它好不容易找到了,结果又被阻碍,被人扔进垃圾桶……”

乔满轻轻笑起来:“你下午就在想这些?”

白术:”咳……其实,你和它互动完了之后,我俩走在路上,我就在这么想了。”

乔满终于笑出声来,还扭过半个身体趴到白术身上。

白术摇了摇他:“你说了不会笑我的啊?”

乔满:“我说的是不会笑话你啊!我真的没笑话你,我这只是开心在笑啊。”

白术:“有区别?”

乔满:“有啊,笑话你,是因为觉得你行为很滑稽;我觉得开心是因为,你会这样想,真的很可爱啊。你还会把这些讲给我听,我觉得很开心。”

评论